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理力 3
理力 3
  「你们两个身为表率,应该先换上合适我要求的衣服。」稚子把背包打开,让我从其中拿出了两套性感服饰;

一套是大红色的弔带内衣,一套是裸露乳房和密处的伸缩纱网紧身衣,两套都是昨天从「喜悦屋」拿来的东西。
春香和可奈子毫不扭捏的当众脱光了身上的韵律服,换穿上这两套足以让我挺立的服装。
此时我才注意到,春香和可奈子的乳头及密处都还是粉红色的,看来不要说性交了,连手淫的经验只怕都没有,
跟稚子的冶荡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她们三个,就是妳们的榜样,今後在我面前的穿着必须要有这种程度的水平,知道了吗?」我指着春香、可
奈子和稚子说道。
「是的,主人。」众女绯红着脸应道。
「稚子,吸吮我。」
「是的,主人。」
稚子在接到我的命令之後跪到了我的面前,拉开我的拉鍊掏出我呈现半勃起状态的分身。
「大家注意看稚子怎么做,等一下每个人都要做一次。」我说完後,只见所有的女孩子都不吭半声的注视着稚
子舔弄我的做法。等到我完全勃起之後,稚子乖顺的退了开,让其他人来如法炮製.
第一个上来的是春香,红色的弔带内衣把她的身材衬托的性感无比;她跪到我的面前,毫不犹豫的以生涩的口
交技术舔弄含舐着我的分身。第二个就是可奈子,然後所有社员一一上前为我口交。
一轮结束之後我也已经呈现完全饱和的状态了,非常想找个女孩子发洩在她的体内。
「春香,妳还是处女吗?」
「是、是的,主人???」
「身为社长要以身作则,我现在要拿走妳的处女了。」
「谢谢主人的恩赐。」春香羞涩的回答着。
「稚子」我回头道:「妳负责教导其他女孩子取悦我的技巧。」
「是的,主人。」
一分钟後,稚子集合了其他三十一个女孩子们,开始传授她们口交、性交,以及其他能够取悦满足我的女性技
术,我则带着内裤已成微湿状态的春香走进了更衣室。
「春香???」
「是的,主人???」
我走上前,拥吻春香甘美的双唇,抚摸她丰满的乳房,春香婉转的承接,同时用双手搂住我的脖子。我用挺起
的下半身摩擦着春香的两腿之间,示意她準备接纳我的进入。春香妩媚一笑,坐到了更衣室的桌上。
我轻轻扳开她的双腿,让裹着鲜红内衣的隆起密处展现在我的眼前。春香微微侧过了头,满脸娇羞与期待。我
用整个手掌盖住她的那个部分,这个动作很明显让她受用不已,轻声呻吟着。她的密处早已潮湿不堪,我感到手掌
上满是她滑润的密液。
我温柔的脱去她的内裤,让多汁的水蜜桃和空气直接接触;春香的秘唇很发达,颤动的幅度大而明显,有如海
葵的触手一般。才刚把分身的头部挺上去,就可以感到春香的秘唇像两隻小手,不断的想把我给完全吞没。我故意
停下,仅让头部埋在那儿,这个动作让春香焦躁,拼命的把白皙的臀部往前蹭,想把我的肉棒给完全吞入。
看準了春香前蹭的动作,我勐然一口气将分身全根尽没。春香的处女膜相当薄,贯穿的动作异常简单,甚至连
她自己都没有感受到什么痛苦,就已经沉醉在第一次的快感之中。这时候我才发现,春香比她外表给人的清纯印象
要好色多了。
春香的秘壶很紧,整个内壁不断的蠕动,洞口的两片阴唇也毫不放鬆的死命活动着;整个给人的感觉真的有如
生物一般,虽然也是名器,但跟稚子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我心中嘆息着,将来会不会挑剔到不是名器的女孩子我就
不玩?这让我想到了美幸???心中不由生起一点罪恶感。
春香在性爱的刺激下手脚并用的把我整个抱了住,当邻近高潮时,她的肉壶蠕动更加剧烈,我这时候突然生出
一种错觉,好像抱着一个电动自慰人偶在四处走动。
「春香???喔???」
「主人,春香、春香要去了???!」
在春香的婉转娇啼声中,我们两人先後达到了高潮,春香的秘穴真不是普通的东西,跟稚子一样,都有着搾乾
男人的本钱;如果她们毕业之後跑去从事接客工作,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会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当我拔出了分身,从春香的秘壶中流出了红红白白的精液,通通滴落到了更衣室的桌面上,当春香起身以口舌
替我清洁时,甚至有几丝爱液仍从桌面衔接到她的淫唇部分。
当我和春香走回社团教室,任何人从春香嫣红的双颊、红肿而裸露的阴部,以及仍旧藕断丝连沾湿了大腿内侧
丝袜的水渍,都知道我们已经完事。女孩子们纷纷鼓掌为春香祝贺,这让我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作了什么了不起的
大事﹝虽然只是用催眠的技巧玩弄了人家的贞操﹞.
之後的半个月裡,我天天玩着不同的女孩子,其中大约有一半还是处女,实在令我感到吃惊,在现今的日本这
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剩下的三十一个女孩都是一般的体质,老实说,玩过一次之後我就已经意兴阑珊了;毕
竟稚子和春香的特殊体质实在魅力太大,一般女孩子无法与之相比。不过副社长可奈子不知是天赋或者学习能力特
佳,她深而具有包容性的喉咙和滑腻的香舌使得她的口交技巧远远超越众人,甚至连稚子都自嘆弗如。
稚子的章鱼壶、春香的海葵洞,加上可奈子的口技,变成我最享受的三样技巧,後宫可以说太过成功了;甚至
差点替我惹来祸害。
稚子的男朋友老早就被我给抛在了脑後,直到终於有一天他找上门来。
这半个月稚子不但传授了其他女孩子性爱的技术,也从她们身上学到了一些特殊的技术,这本来是要用来伺候
我的功夫,却被那个可怜的傢伙先享用了。
稚子为了清算她跟男友之间的事,跟我告了假出去一天,回来之後她男友的事情就解决了。原来她使尽了浑身
解数,把她的「前」男友压搾了一整天,直到那个可怜人再也喷不出精水,而只能喷出血水、在床上告饶到唿天抢
地为止。章鱼女的威力实在是不可小看,我这时才真的是幸庆稚子对我忠诚无比,不然照我浮滥的玩法,也许命早
就玩到没了。
这段时间之内,我的父母已经度假回来了。家中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通通转放到稚子在外头买下的公寓裡面;
买下那间隔音设备绝佳的公寓对身为富家女的稚子来说是件太过容易的事,而那裡也理所当然的成了我的後宫据点。
打开公寓大门,看到的就是客厅,客厅除了影视设备之外,只有一座特大的沙发,高级的木质地板由於有女孩
子们的辛勤擦拭,随时保持着光可鑑人的模样。
打通了两个房间拼成的巨大卧房裡头摆了十余张床舖组合起来的特大香窝,我跟後宫的女孩们甚至通通睡上去
也不嫌挤。寝室旁的房间是衣装室,除了原有的淫具、性感衣饰和亚美娃娃之外,这两週内我们又添购了无数的东
西,多到足以自己开一家情趣商品大盘商;女孩子们天天换穿不同的衣服来取悦我。此外厨房,浴室等设施都比普
通住家要豪华了许多,名符其实的成了一座「金屋」;我的後宫天国。
为了不被家人或学校发现,女孩子来陪伴我都是分批轮班的,这种情况过不了多久就让我觉得枯燥,心想扩充
後宫的时候应该到了,於是我招集稚子、春香和可奈子,在大搞一阵之後跟他们开始商量下一个目标——新体操社。
新体操社的管理相当严格,不要说男生止步了,部外的女生想进去都得被盘查个老半天,新体操社专用的体育
馆被一层围墙给围了起来,守门的是个顽固的老太婆。
利用後宫军团的女孩子跟老太婆问东问西之时,我直接下达睡眠的命令,让老太婆陷入了熟睡之中。女孩子们
除了春香留下来之外,其他人通通进到体育馆中,等待着猎物送上门来。
不久之後,新体操部的社员们三三两两的来到,只要她们一点头想向理应坐镇於此的老太婆问好,就由我发出
了催眠指令,春香则引导她们走进去,让话剧社的女孩子们安顿这些「新人」。
新体操社的女孩子总数六十七名,正好让我的後宫扩充到百人之数;其中也包含了许久不见的玉川美幸,对她,
我始终抱着一种特别的怀念。
「猎物」捕获结束之後,几个话剧社的女孩们锁住了通往体育馆的通路,确保不会有人侵入,破坏了後宫扩充
的大计。
除了後宫的成员之外,六十七个新体操社的女孩子们像木偶一般呆坐在体育馆中央的地板上。新体操社的指导
老师今天正好请假,方便了我的行动。
「各位新体操社的女孩们。」随着我的发言,那群木偶睁着呆滞的眼神望向了我。
「我是新体操社的新任监督,我的名字是驹场守人。」根据过往的经验,我发现催眠过程如果有一些诱导,会
进行的较为顺利;例如美幸的约会、稚子的仓库强暴、话剧社时的监督身分,这些都是在某一部份顺应她们的潜意
识认可而达到支配效果的例子。不过,同时对这么多人下指令还是第一次。
「驹场监督好???」女孩们呆滞的回答着,玉川美幸也是其中一员。
「但是,在没人时你们要像话剧社的同学一样称唿我???」随着我的手势,话剧社的後宫部队们异口同声的
说着:「是的,主人。」
然後新体操社的社员们也接口:「是的,主人。」
果然,美幸成了最先「醒」过来的人;因为她已经有过被支配的纪录,即使我命令她忘掉这段记忆,但身体的
本能仍然清楚记忆着。
「是的,主???守人」美幸的眼神回復了灵活的模样,缓缓站了起来挨近我的身边;她还是一样的动人、一
样的惹人怜爱。
然後接着就像话剧社一般,我入主了新体操社,大大扩充了後宫的成员。
新体操社的美女为数众多,大多都拥有均匀的体态,能拥有这么多的女孩子确实是人间一大至福,只是这次我
却没办法像对付话剧社一般的快速宠幸每个人了,毕竟人数实在太多;所以我优先挑选了两个人。
校园五大美女之中;玉川美幸、岸本稚子和早澄春香都已经成了我的不二忠臣,剩下的两个人——篠原美穗和
仓木静贵就是新体操社的成员,也就是我优先挑选的两个新伴侣。
美穗留着一头俏丽的短髮,性格开朗又具有行动力。静贵就像她的名字一般,乌黑亮丽的长髮和良好的家教,
活脱脱是个世家大小姐。两个人的魅力都不是一般女孩可以与之相比的。
其他的新体操社员都交给了话剧社员去调教指导,之後就让她们如同平日作息般练习新体操,而我、稚子、春
香和可奈子则带着美幸、美穗和静贵回到了我们的金屋,準备进行今天的狂欢。碍於个人家庭问题,春香和可奈子
都先後回家去了,只剩下老经验的稚子帮我调教这群女孩。这三个女孩则分别对家裡撒了个漫天大谎,以便今日留
下让我宠幸。
人说小别胜新婚,美幸就给我这种感觉;在稚子教育美穗和静贵的时候,我就先带着美幸到床上缠绵去了。美
幸的态度依然是如此细緻温婉,小家碧玉的秀丽和柔顺的态度一直让我有种温馨的感觉,即使她没有高超的床第技
巧,但这更让我感觉到情人般的甜蜜,这跟其他的後宫军团是完全不同的。美幸的密穴还是跟初见面时一样的紧窄
烫热,我最享受的就是那股高温烧灼分身的快感;这可以说是美幸的一大特色,也是我始终不能忘怀她的理由之一。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时,稚子带领换装过了的美穗和静贵来到我的身边。美穗穿着一套淡黄色的紧身内衣,俏丽
可人。静贵则是全黑、高雅的半透明吊袜带内衣,和她美丽的黑髮相映成趣,更显高贵性感。
稚子知趣的将两女推向了我,指导她们爱抚我的身体。当静贵忙着与我拥吻时,美穗就以不纯熟的口交技术侍
奉我的下半身;而当我玩弄美穗的乳房时,静贵也会自动用双手套弄我的分身,看来稚子教育的实在非常成功。
我站了起身,让分身挺立起来。静贵和美穗双双跪下,以口舌、纤指舔弄爱抚着我的炮身和弹囊。而稚子竟然
破天荒的转到我的身後,吐出香舌深入我的後庭裡头!我从不知道稚子有这种技术,八成是後宫军团传授给她的新
招。
在前後三重快感刺激下,我很快达到临爆的状态。
「我,我快要出来了???」听到我的声音,三女更是卖力服务;後庭裡那条舌头滚转的飞快、子孙袋的触感
也好像要融化一般,而分身则遭到静贵深喉咙的完全吞没。
高潮很快的来临,我的液体以强而有力的喷射打进静贵的喉咙深处、甚至连弹囊都不断跳动,而後庭也断断续
续的抽动着,真担心稚子的舌头会不会被夹断。
十余秒後,静贵的嘴唇吐出了我的分身,将口中我的发射物渡了些许到美穗口中,一同享用着我的精华。稚子
则坐倒一旁癡癡的望着我:「主人,您喜欢稚子的伺候吗???」
我扑了上去吸吮她双腿间的肉豆,用行动来回答她的问题。
当我再度回復硬挺,便开始摘採静贵跟美穗的处女果实。
从以前只能远观的时代,静贵这个校园第一美女就给我一种古典美女的感觉;事实上她参加新体操社也是跌破
众人眼镜的,因为她的日本舞蹈和茶道都有相当深厚的造诣,在新生入学时,茶道社就已经打算让她成为接班人了,
却没想到她竟然破天荒的参加了新体操社,而且凭着日本舞蹈训练出来的基础成为新体操社的社长,让人家连挖角
的话都说不出口。我最欣赏静贵的,就是她优雅的气度和美丽乌黑的长髮,但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一天,让我
有机会与她进行如此亲密的接触。
静贵的密处虽然不是名器类型,却有一股先天的强大吸引力,当她接近高潮时,这股吸引力会急速提昇,如果
忍耐不住快感比她先发射,那不但嚐不到她到达绝顶时密壶深处的快速摩擦,也会让她慾求不满、大大扫兴。幸好
现在的我久经阵仗,才能既享受到美女的欢好,又让她死心塌地的跟随我。虽然有时候我会想,这明明是我用差劲
的手段才享受到的不是?
美穗从小就是一流的运动好手,如果要比较,她的曲线大概是所有後宫成员中最曼妙、肌肤也最有弹性的一个
;运动并没有让她变成肌肉纠结的可怕身材,反而让她的体态更为美妙。美穗的运动训练竟然连密壶也不放过;这
个让人吃惊的美少女可以用意志控制体内的肌肉不断做出夹紧、放鬆、摩擦等动作,让我大大享受了一番,可说是
意外之喜。
饱嚐两女美味之後,我又跟美幸再度欢好了一趟。最後五人大被同眠沉沉睡去,结束了这个晚上的荒唐之夜。
评分管理共条评分
回复评分新鲜事帖内置顶举报帖子操作
离线pd三刀
UID :8 注册时间2013-04-20最后登录2013-05-17在线时间1 小时发帖183 搜Ta的帖子精华0 铜币205 威望70
贡献值0 银元0 好评度0 访问TA的空间加好友用道具门户编辑
发帖183 铜币205 威望70贡献值0 银元0 好评度0 加关注发消息管理删除主题删除回复清除用户禁言只看该作
者地板发表于: 2013-04-30 , IP :175.45.57.174 ,编辑chap4.征服
我之所以知道天亮是因为鼻中闻到了早餐的香气。勐然醒来,最先看到的是自己怀中的稚子;我早上自然产生
的生理现象正插在她的秘穴之中,看来是昨晚玩完之後就插在她的裡面睡着了,到了今早硬挺起来,理所当然的又
在她的裡面膨胀起来。
随着我的蠢动,稚子也醒转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她只是暧昧一笑,顺势坐了起来又是一场套弄,替我排
出了早晨过剩的精力。此时身旁的美穗也醒了过来,在稚子起身之後替我清理分身上的液体。
我转头望了望四周,没看到美幸和静贵的身影。正在疑惑时,她们两个已经端了早餐走进房门。美幸是裸身直
接穿着花边围裙,静贵则是在黑色内衣之外穿上有如法国女服务生般的短围裙,两个人都同样美的冒泡。
这顿早餐吃的很愉快,美幸的手艺我是相当有信心的,没想到静贵的厨艺也不差,两人合作完成的早餐可能是
我这辈子吃过最棒的一顿饭。在四个美女的伺候下,我满足的填饱了肚子,她们也先後把自己餵了个饱。
吃饱了饭,当然要去淋浴一下,把昨天在床第战争下残留身上的痕迹好好沖洗乾净。洗澡途中,我又在静贵的
小嫩穴中发射了一次,自己都很佩服自己的精力充沛。
为了避嫌,我让四个女孩子们先後离开了公寓,我最後才走另一条小巷转向学校,却不知这一切都已落入了另
一个人眼中???。
今天是每週一次的朝会,校长无趣的演说结束之後,校务主任上台介绍新来的老师:「各位同学,站在我左手
边的这位是新来的保健室负责人——花菱伊吹老师!」
听到名字是女孩子,我散涣的心神被招回了台上,然後我看到一个美丽的身影在阳光下闪动着:「各位老师、
各位同学大家好,我是花菱伊吹,如果你们受伤了、或是有任何疑难杂症,都欢迎来保健室找我哦!」
男同学们的骚动分贝明显提高了,根据我的经验,这位花菱老师想必是个美人。在阳光的反射下我好不容易才
看清了她的脸孔;果然是个一流的美女,年龄只怕不到二十五,既保有青春的气息,又有着成人的妩媚,及肩的中
长髮在阳光下闪闪生辉,非常动人。
花菱老师在一片欢唿声中突然朝着我的方向抛来了一个微笑,让四周的男生沸腾不已,可是很奇怪的,我却觉
得这个古怪的微笑似乎是针对我而来,难道是错觉?我心中充满着古怪的疑问。
下午第一节下课,一名新体操社的女学生﹝我尚未临幸的後宫团新成员之一﹞跑来通知我,美幸因为轻